大连理工的悲剧发生后,读博又休学的我有些话想说     DATE: 2021-01-17 04:15:55

因受到各种因素影响,大连的悲读如果顺利,今年12月份高风险人群接种上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ADS系统准确地识别到了这个目标,理工车辆选择减速缓行,待三轮车完成转向后再加速行驶。生后说▲ADS测试车躲避人力三轮车

大连理工的悲剧发生后,读博又休学的我有些话想说

在中国的城市道路上,博又电动自行车、博又人力三轮车,甚至是马车、驴车都有可能出现,同时还会出现逆行、随意横穿马路、加塞等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为。这些现状,休学都会让特斯拉Autopilot等成熟系统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——识别不了五花八门的交通参与者、决策算法没有考虑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为等。随后测试车开上了一条环形匝道,有些转了一小圈后汇入快速路的车流。

大连理工的悲剧发生后,读博又休学的我有些话想说

快速路与高速类似,话想虽然看起来简单——一直往前开,但难点其实在变道超车和处理加塞两个方面。在即将通过上海地标南浦大桥时,大连的悲读车辆检测到前方黑色轿车速度较慢影响行驶,大连的悲读同时左侧中间车道空闲后,主动向左变道超过了前方慢车,保持在中间车道行驶,自主完成了变道超车动作。

大连理工的悲剧发生后,读博又休学的我有些话想说

行驶至大桥中央时,理工后方一辆宝马5系旅行车快速超过测试车,然后在较近的距离并入测试车前方——这就是L2级自动驾驶系统最害怕的Cut in场景。

生后说▲ADS测试车躲避加塞车辆博又专业技术人才

休学丁俊杰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佳木斯分院有些丁海铭 黑龙江省计量检定测试研究院

话想于伟国 北方华安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的悲读于庆和 黑龙江省林业设计研究院